第五百七十七章 顧總裁被套路了

作者:落水繽紛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sqfhjj.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五百七十七章 顧總裁被套路了

    顧景霆點頭,語氣平靜低沉,如實的回答。

    “我和慕容雨晴訂婚的時候談過這首曲子。當時,阮祺說這首歌講述的是一段錯過的愛情,訂婚宴上彈奏不吉利。是雨晴堅持要用這首歌。

    后來,我們果然分手了。理由你也清楚,她出軌了,對象是她的初戀男友。

    我們分手之后,我被調進了維和部隊,而她和那個男人結了婚。之后的很多年,我們都沒有見過。”

    林亦可認真的聽著他說,漂亮的眉心卻一直不曾舒展。

    顧景霆微嘆著,伸手把她攬入懷抱,語氣溫和的繼續說道。

    “我和她雖然算是青梅竹馬,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交集并不算多。在我之前,她也談過別的男友,只是不算門當戶對,慕容伯父沒有同意。

    后來,我們都到了年紀,雙方家長覺得彼此合適,又門當戶對,才把我們湊在了一起。

    亦可,我不想騙你。如果我說,我對一個和我訂過婚的女人從未上過心,那我就是混蛋了。事實上,我用心經營過那段感情,也認真對待過她。我和她,大概是緣分不夠吧。”

    他說完,修長好看的手掌輕托起林亦可的下巴,一雙深眸靜靜的,深深的凝視著她,眸光極盡溫柔。

    “也許,前生注定,我顧景霆這輩子會遇見一個你,愛上你,和你攜手一生。那么,其他的人不過是過客而已,你又何必介意呢。”

    林亦可聽完,忍不住彎起唇角,溢出淺淺的笑容。“顧景霆,有沒有人對你說過,你真的很會說話。”

    “是么?”他淺笑,“這樣的話,我只對你一個人說過。”

    他擁她在懷,溫柔的吻輕輕的落在她額頭。

    “經歷過一段失敗的感情后,我才懂得經營一段感情,需要的是更多的耐心,包容和珍惜。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應該感謝雨晴,是她教會我成長的。”

    如果不是有了慕容雨晴的經驗教訓,他未必能把和林亦可的婚姻關系處理的這么好。

    “那我不僅不該惱她,反而要好好的謝謝她了?”林亦可聽完,酸溜溜的說。

    “小丫頭,別曲解我的意思。”顧景霆低頭輕吻了她一下,眸光認真而凝重,“亦可,我們不鬧了好么。你要學著信任我。我當初輸得起慕容雨晴。可我輸不起你。”

    “哦。”林亦可悶悶的應了一聲,唇角抿著笑容。又賴進了他懷里。

    “哄好了?”顧景霆笑著問道。

    “我本來就很好哄啊。”林亦可靠在他胸膛里,笑嘻嘻的說。

    “難道不是我很會哄人?”顧景霆溫笑,修長的指尖把玩著她的長發,一圈圈的纏在自己的指腹上。

    “顧景霆,你別以為哄哄我就行了。”林亦可又說。

    “那還要怎樣?”顧景霆問。

    “你們有錢人哄老婆不是都買珠寶買包包么。”林亦可睜大一雙美眸,一臉純凈的看著他。

    “我的副卡不是已經上交了,顧太太。”顧景霆笑道。

    “我不管,反正你要給我買。”林亦可耍賴道。

    顧景霆無奈失笑,伸手拉開床頭柜下面的抽屜,抽屜里放著一只黑色的錢夾,里面有幾張卡。

    “就知道你肯定藏私房錢了,都沒收了。我媽說:女人有錢才有安全感。男人越沒錢越安全。”林亦可拿過錢夾,笑的一臉得意,十足十的一只小狐貍。

    顧景霆:“……”

    顧總裁感覺,自己好像被小丫頭套路了。

    “雨過天晴了?”顧景霆笑著問。

    “好困,睡吧。”林亦可直接倒在床上,還用被子扯過了頭頂。

    顧景霆伸手關掉了一側的臺燈,屋內瞬間陷入了黑暗,只有窗前一縷淺白的月光。

    昏暗中,他輕車熟路的把她扯進了胸膛里,低頭吻住她溫軟的唇片。

    林亦可看到他漆黑的眼睛,深邃的眼底是炙熱的火焰。

    “顧景霆,現在已經凌晨一點了,我們睡覺好不好?”林亦可軟軟的反抗道。

    “睡不著。驗證一下你是不是真的不生氣了。”顧景霆邪魅的彎起唇角。

    “為什么要在床上驗啊。”

    “因為,你的身體比嘴巴誠實。”顧景霆說完,再次低頭吻下來,這一次的吻,不再是淺嘗輒止,而是炙熱的,放縱的,交纏著。

    窗外,星月逐漸暗淡,不知何時下起了微微的細雨。

    屋內,一場激烈的云雨剛剛停歇,顧景霆仍牽著林亦可的一只手,偏頭親吻她的掌心。

    林亦可任由他親吻,累得動也不想動,輕聲的嘀咕著:“好困。”

    “睡吧,亦可,晚安。”他柔聲說道,低頭輕吻了一下她額頭。

    “嗯。”林亦可應了一聲,感覺眼皮越來越沉,她努力的抬眸,看了眼窗外,窗外飄雨的天空,已經露出了一縷魚肚白。

    不過才冷了他兩天而已,這男人就折騰了她一個晚上,連本帶利都討回去了。

    等她再次醒來,竟然已經是第二天午后了。

    室內光線昏暗,厚重的窗簾遮擋住了窗外的陽光。林亦可懶懶的從床上坐起來,伸手摸向床頭柜上的手機。

    竟然已經十二點多了。

    林亦可掀開身上的被子下床,趿拉著拖鞋走進浴室。

    她洗了澡,裹著浴巾,赤著腳從浴室走出來,踩著柔軟的羊絨地毯走到落地窗前。

    林亦可伸手拉開窗簾,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直在下雨。

    不過,這樣的天氣并沒有影響到她的好心情。

    林亦可站在窗前擦頭發,還輕聲的哼著歌,歌哼到一半,腰突然被人從身后纏住了。

    林亦可錯愕的抬頭,看到顧景霆溫笑著的俊臉。“怎么沒去上班?”

    “我的大小姐,現在已經快一點鐘了,我已經開完會回來了。”顧景霆的下巴抵著她的肩膀,笑容溫雅。

    “開完會,特意為我回來的?”林亦可轉身擁住他,笑的一臉的小甜蜜。

    “如果我說不是,會不會又鬧脾氣?”顧景霆淡淡失笑。

    “我又不是氣球,哪兒有那么多脾氣。”林亦可的額頭貼在他胸膛上,撒嬌的蹭了蹭。

    “把頭發擦干,然后下樓吃飯,我煮了粥給你。”顧景霆微笑著說,低頭在她唇上輕啄了一下。

    “哦。”林亦可乖乖的點頭,用發帶把頭發扎了起來,換了身衣服,跟著顧景霆一起下樓吃飯。

    午飯倒是挺豐盛的,顧景霆燒了一桌子的飯菜。

    “還滿意么,顧太太?”顧景霆親手把筷子遞給她。

    “滿分,獎勵一個。”林亦可湊過去,在他一側的臉頰上吻了一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pk10 囊谦县| 永年县| 泸西县| 淳安县| 宿迁市| 南京市| 宁城县| 阜城县| 南通市| 嘉鱼县| 加查县| 金塔县| 红原县| 铜鼓县| 上蔡县| 乐平市| 大冶市| 清新县| 孙吴县| 广宗县| 霞浦县| 来宾市| 兴义市| 鄂伦春自治旗| 金秀| 阿尔山市| 青铜峡市| 马公市| 清新县| 泗阳县| 威海市| 东方市| 邹城市| 安徽省| 集贤县| 达日县| 高碑店市| 板桥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