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七章 詭異的一頓胖揍

作者:偽戒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sqfhjj.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香G大Y山附近。

    汽車停在一處人煙稀少的垃圾場旁,兩個蒙著口罩的壯漢,扯著張永佐就下了車。另外一個坐在副駕駛上的男子,用刀逼著司機,從腰間摘下一副手銬子扔了過去:“戴上。”

    “你們到底要干什么?圖財嗎?你說個數就完了啊。”司機很冷靜的皺眉回了一句。

    男子一拳打過去罵道:“怎么這么多廢話,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司機被打的腦袋晃悠了一下,拿著手銬說道:“……行,我戴上。”

    “快點。”男子催促了一句。

    “啪!”

    看著老實巴交的司機突然暴起,右手拿著銬子啪的一聲扣在了男子的右手腕上,隨即向左一拉,自己的天靈蓋簡單粗暴的砸在了對方正臉上。

    “嘎嘣!”

    司機一個反擒拿下了男子的刀,隨即彎腰就奔著自己的手扣摸去。

    “咣當!”

    車門彈開,一把手.槍頂在了司機的腦袋上:“你他媽的練過啊?”

    司機愣住。

    外面的匪徒拿著槍把子沖著司機腦袋猛砸了五六下后,與同伴合力才將他拷在了車門上。

    司機滿頭是血,瞇眼看著對方,臉頰上依舊沒有太過慌亂的表情。

    垃圾場內,張永佐被摁著跪在地上,眼神陰冷的看著對方問道:“我得罪誰了?”

    “你干什么事兒了,自己心里沒數嗎?”蒙臉壯漢踩著張永佐的胸口喝問道。

    “我沒數啊……。”

    “媽的,還敢犟嘴。”壯漢咣咣兩拳打的張永佐眼冒金星。

    兩個同伴從汽車方向走來,伸手按住了張永佐的胳膊,領頭壯漢收了槍,蹲下身看著張永佐,也不吭聲。

    張永佐扭頭吐了兩口血痰,在黑暗中看著對方問道:“……到底什么意思?”

    “……沒明白?”壯漢聲音低沉的問道。

    “沒有,沒懂。”張永佐搖頭。

    壯漢掄起胳膊,甩手一個嘴巴子抽在張永佐臉上,笑著說了一句:“你再好好想想。”

    “……我想不起來。”

    壯漢伸手點著張永佐的胸口,一字一頓的說道:“別以為你背地里干的那些事兒,沒人知道,明白嗎?”

    張永佐沉默。

    “……死了很多人,很多啊!”壯漢從懷里拽出一個裝有液體的一次性注射器說道:“你得償命啊。”

    張永佐看到這個,眼神變得驚恐。

    汽車旁邊,司機也是臉色大變,回身想摸車座子下方,但身體卻夠不到。

    “給他袖子擼起來。”壯漢輕聲吩咐了一句同伴。

    “兄弟,”張永佐立馬叫了一聲:“你就是讓我死,也得告訴我因為什么吧?”

    “……你心里揣著秘密,下去跟閻王爺說吧。”壯漢皺眉喊道:“給他袖子擼起來。”

    “我艸你媽!”張永佐不再淡定,瘋狂掙扎了起來。

    兩個匪徒將張永佐徹底摁到地上,其中一個用右腳還踩著他的腦袋,不讓他亂動。

    壯漢拔掉注射器針頭位置的塑料罩,低聲說道:“這個東西不遭罪,打下去,沒兩分鐘心臟就停止跳動了。呵呵,你這也算安L死了。”

    張永佐趴在地上,額頭冷汗直流的喊道:“兄弟,給我五分鐘,我們單獨談談。”

    “你沒機會了……。”壯漢彎腰就要打針。

    “嗡嗡嗡!”

    就在這時,警笛聲突然在左側方向響起,壯漢回頭一看,見到兩臺港式警用摩托車速度極快的行駛了過來,后面還跟著一臺警車。

    “媽的,警察怎么會找到這兒?”壯漢愣了一下。

    “嘭!”

    張永佐用盡全身力氣,向左甩出腦袋,嘭的一聲就撞在壯漢的腿上。對方猝不及防,一個屁蹲坐在了地上,手里的注射器也掉了。

    “……救命,救命!”司機高聲喊著。

    三個匪徒相互對視了一眼,轉身就跑。

    “站住!”摩托車上的警察高聲喊著。

    三個匪徒沒有理會,捋著垃圾堆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中。張永佐從地上爬起來,渾身已經被虛汗浸透,他雙手扶著膝蓋,劇烈喘息著。

    ……

    酒店包房內。

    孫衍滿臉疑惑的看著手表說道:“這張總怎么還不來呢,玩啥呢?”

    “我打過電話了,他沒接啊。”一個高層在旁邊回應道。

    “太不懂事兒了!”孫衍戲精一般的說道:“這投資大哥在這兒呢,今晚他就是生孩子,也不能耽誤了喝酒啊。艸,再給他打個電話。”

    眾人一笑,誰都沒當回事兒。

    “滴玲玲!”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沈燼南低頭掃了一眼來電顯示,笑著說道:“我出去接個電話。”

    ……

    幾分鐘后。

    沈燼南在走廊里打完電話,剛要返回包房的時候,就看到征召自己一個人走了過來。

    “剛到啊?”沈燼南對征召還是親近的,笑著走過去說道:“等你半天了。”

    “我他媽睡過頭了,這段時間總犯困。”征召打了個哈欠:“你們喝的差不多了?”

    “沒呢,剛開始沒多一會。”沈燼南拍了拍征召的肩膀:“走吧,進屋聊會天。”

    二人回到屋內,繼續跟孫衍,還有香G公司的高層,以及過來陪坐的美眉吃飯喝酒,聊天扯淡。

    時間接近晚上十點,酒席已經接近尾聲,并且即將要散場的時候,張永佐和司機到了酒店樓下。

    “換身衣服吧?”司機問了一句。

    “不用。”張永佐臉頰陰沉的問了一句:“注射器被拿回去了,怎么說?”

    “不是什么毒藥,就是清水加點安眠藥。”司機輕聲回應道:“跟我判斷的一樣。”

    張永佐咬了咬牙,推門就下了車。

    ……

    張永佐一路快步上了樓,身上帶著血跡和淤泥的推開了包房門。

    眾人一扭頭,看見張永佐的造型全部懵B了。頭發混亂,領口,胸口全是血跡,右臉敖青紅腫,雙眼里還有著明顯的紅血絲。

    “你這是咋了?”孫衍愣了半天后,起身問道。

    張永佐看了一眼屋內眾人,笑著說了一句:“沒事兒,路上碰見一伙喝酒鬧事兒的,給我他媽的當對手,堵墻角打了我幾拳,我剛錄完口供回來。”

    “真的假的啊?”孫衍有些不信。

    “你看我騙你干啥,真碰到一伙醉酒的打了我幾下,我他媽跑都沒跑掉。”張永佐擺了擺手,邁步來到酒桌旁邊,回頭看著沈燼南問道:“喝咋樣了?”

    “一直等你呢啊,都沒盡興呢。”沈燼南笑著回了一句。

    “呵呵,我來晚了,來敬你一杯。”張永佐低頭就倒酒。

    “你沒事兒吧,還能喝嗎?”征召皺眉問了一句。

    “這算什么事兒!”張永佐笑呵呵的倒了整整一杯紅酒,扭頭看著沈燼南說道:“今天真給我嚇壞了,那幫人上來就打我,艸,我以為他想要我命呢。”

    “呵呵,是嗎?”沈燼南一笑。

    “我干了昂!”張永佐不等沈燼南舉杯,仰脖咕咚咕咚的就干了整整一杯紅酒。

    “今兒這是咋的了?”孫衍挺奇怪的說道:“平時勸他他都不喝。”

    張永佐喝完酒,放下杯,彎腰坐在了沈燼南旁邊,臉頰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扭頭低聲問道:“呵呵,南哥,想攆我走啊?!”

    沈燼南笑吟吟的扭過頭,雙眼盯著張永佐問道:“你說啥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pk10 二手房| 沙田区| 康平县| 西乌珠穆沁旗| 大城县| 应城市| 平顺县| 濉溪县| 依兰县| 宜兰市| 岢岚县| 赣州市| 灌阳县| 乌兰浩特市| 陆良县| 蕲春县| 东山县| 榆社县| 万全县| 广河县| 津南区| 台东县| 岳阳县| 沅江市| 嘉义县| 五莲县| 弥勒县| 上饶县| 米泉市| 六安市| 彭州市| 阿克苏市| 大荔县| 左贡县| 临颍县| 阳城县| 新营市| 韶山市|